闲扫落花小说(崔氏阿姣知乎)

作者:闲扫落花 书名:崔氏阿姣知乎 来源:知乎
闲扫落花小说(崔氏阿姣知乎)

《崔氏阿姣知乎》

宁王倒出一杯酒,什么话都不说,仰脖灌了下去。他喝得又急又快,仿佛在生谁的气似的。既然答应了陪他喝酒,他喝两杯,我绝不敢只喝一杯。

夜凉风徐,皓月西悬。

我终于有些醉了,弯腰趴在石桌上不想动弹。酒觞倒在手侧,亮晶晶的酒水缓缓淌出,浸湿了衣袖。

一直沉默的宁王突然用脚踢踢我,「喂!」他不耐烦地问,「你真的要嫁给太子?」

我努力睁开迷蒙的醉眼,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,然后点了点头。

宁王握紧拳头,恶狠狠地盯着我,他凶巴巴的样子差点让我以为他想跳起来打我,却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,惋惜道:「崔姣,别人让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,你有没有过一点自己的主意?」

我无奈地向他解释:「我从没想过要嫁给太子,但我是崔家的女儿,崔家就是把我许配给一个瞎眼瘸腿的乞丐,我也不得不按着他们的意思去做。」

宁王冷笑一句,不再言语,过了良久,他才咬牙切齿道:「今晚过后,你于我而言不再是我认识的崔姣,以后也别再来找我。」

我一愣:「那我是谁?」

「你是太子妃。」

「哦,」我闷闷地答应他。其实我早料到的,只是不甘心——我不甘心就这样不争不闹,平静地接受自己的命运。

至少我该来问问的,现在我问过了。

我很难过,一杯接一杯地继续喝酒,直喝到酩酊大醉才糊里糊涂地睡去。

待我再次被人叫醒,是宁王站在我身边,他一脸肃容道:「你该回去了。」

宿醉折磨得我头疼欲裂,我迷迷糊糊地问他:「难道我以后真的不能再来找你了吗?」

宁王轻飘飘地觑我一眼,转身离开。

我怔怔地坐着,嘴边突然流过咸咸的味道。「哭什么?」我边擦干眼泪边骂自己,「崔姣,你就是个傻瓜!」

因为我彻夜未归,阿娘不再允我出门。她把我圈禁在院子里,如同一只关在笼中的金丝雀,锦衣玉食,仆婢成群。

我的姑母,当今的崔皇后派了宫中最好的教引嬷嬷过来教我规矩。嬷嬷很凶,有时用一根长长的戒尺打我的手心,这次阿娘大概是真的生气了,见她打我也不管。

嬷嬷说,崔三小姐,你要争气,以前的那位太子妃可不像你这么不懂事。我被打疼了从来不哭,心里在想,我怎么敢和阿妁比呢?阿妁什么都比我强。

那夜的酒醉如同一场虚妄的梦,清醒后便已全部忘记。我的心却常常感到空荡荡的,再也回不去从前那般无忧无虑的日子。

四年前的春天,太子大婚,红妆十里,举国同庆,四海来贺。他娶了阿妁,自此夫妻恩爱,举案齐眉。

四年后的春天,太子再次大婚,他娶了我,这段曾经人人艳羡的佳话泯灭于此。

阿妁新丧未久,不宜大肆铺张,但我知道阿娘不想委屈我,我出嫁时虽没有闹得满城风雨,带入东宫的嫁妆却一点也不比阿妁少。

东宫因为我的到来而焕然一新,红妆洗去了雪洞似的惨白,曾经徘徊在东宫上空那或真或假哭泣般的哀恸也全然听不见了,留下的只有洋洋喜气和靡靡之乐。

凤冠霞帔,喜烛高烧,道不完的吉祥如意话,奏不尽的管弦丝竹声,终于有人揭开了我的红盖头。

大红的喜服,墨色的冠冕,胸前金线绣成的五爪龙蟒惟太子独有,腾云驾雾,栩栩如生。太子不辨神色,与我交臂饮了喜婆递上的合卺酒。

姐夫。

念及此,我心一抖,杯中些许酒水浑乱地洒落,太子未觉。

待殿中的人全都退出,只剩下我与他时,我更加局促了。还是太子先开口:「阿姣,你的闺名便是阿姣吧?」

本文提供:经典美文《崔氏阿姣知乎》是来自闲扫落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崔氏阿姣知乎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宁王倒出一杯酒,什么话都不说,仰脖灌了下去。他喝得又急又快,仿佛在生谁......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luanrenchui.com/dushibook/8029.html

都市小说吧闲扫落花小说(崔氏阿姣知乎)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