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免费试读

作者:酒晚卿 书名: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 来源:若初文学
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免费试读

《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》

自十七岁登上帝位,九殿下这一称谓已随着先皇的离世埋入时光,隔了两个四季重新被人唤起,竟让他无端生出些许不真切的恍惚感来。

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,少年尊者缓缓屈膝,以半蹲的姿势与面前跪着的姑娘齐平。

“江江……”他唤她的乳名,带着几分无奈的口吻,“朕已下旨追封乳娘为诩圣惠谨夫人,亲自操持葬礼,难道这还不够吗?”

江江将一直抱在怀中的妇人轻轻放在地上,尔后撤膝向后退了几步,双手交叠抵在额前叩首于地,“比起身后荣光,我的阿娘更需要一个公道,陛下若真有心怜惜,还望彻查此事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尊者豁然站起,刻意压制的语气仍不可避免的带了怒意,“周太医已有结论,此事无需再查。”

对方的态度虽早在意料之中,可真正听到拒绝的话语,失望还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。

不查并非真的无需再查,而是因为事关皇后,那个人不愿意查罢了,幼时的哺育之恩,到底还是抵不上夫妻的鹣鲽情深。

江江没有起身,依然保持着叩首的姿势,少顷后,她俯下的后背微微抽动起来。

终究,还是忍不住的哭了,一个人难过到极致时,即便忍住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,躯体也会诚实的将脆弱暴露。

月光与烛火交织的朦胧夜色中,不及双十年华的君王低垂眼睑,沉入黑暗的深邃双眸在无人窥视的短暂片刻里,任由温柔肆无忌惮的流露。

“江江,”尊者移开视线,远眺向夜色最深处,妥协般的道,“朕可以应你另外一件事,以作弥补。”

低沉的男音响起来那一瞬间,江江因为哽咽而不停抽动的身躯顿了一下,随后,她慢慢从地上爬起,一双布满血丝的黑眸稳稳落在对方身上。

“无论什么事,陛下都应?”

“除了彻查乳娘……”

“我要做皇后。”

君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已被端跪在地上的姑娘出言打断,那道软糯的声音毫不顾忌的将欲望道出,连半点儿掩饰的意思都不曾有。

约莫是太过震惊,金銮殿外,长身而立的少年帝王半晌没动,风擦着他瘦削的身子吹过,卷起肩头一缕青丝,那抹投掷在汉白玉台阶上的影子似苍穹般寂寥。

好一会儿后,他低下头轻轻笑开,嘴角勾出的弧度像是嘲讽他人,又像是自我嘲讽。

“江江,”帝王微微躬身,俯视着那张固执仰起的面庞,“皇后的位置不是谁都能坐的,你……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尊者拂袖转身,那一丝从门缝里探出来的橙黄色火光被重新合上的金銮殿殿门禁锢。

抱着阿娘的尸体跪至第十三个时辰的时候,江江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,挺直的脊背朝着汉白玉台阶不受控制的砸了下去。

丧失意识陷入昏迷的时候,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,阿娘探出头左右瞧了瞧,确定四下无人,方才合上门扉蹑手蹑脚的走到江江跟前,压着嗓子用咫尺之内的她都很难听见的声音嘟囔。

“咱们这个小皇帝就是个丧了良心的狼崽子,吃了你娘我这么多年的奶,竟连一件求他这许久的事都办不到,早知如此,当年合该抱着他上西角城楼的。”

江江没听清前面的话,只听见西角城楼四个字,她拿起一颗狼崽子遣人送来的葡萄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的问,“上西角城楼干嘛?”

阿娘瞧见她无动于衷的模样愈发不悦,伸出一根指头将她包在右颊下还未来得及嚼碎的葡萄掏出来,握在掌心用力一捏,指缝汁水四溅。

“让他喝西北风。”

江江看着阿娘怒气冲冲的模样,咽了咽口水,悄悄抬起手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另外一颗葡萄,不经意间迅速塞进嘴巴里。

哪知葡萄又酸又涩,汁水浸在牙根舌尖,江江忍不住的直打颤儿,浑身一个激灵后,梦……醒了。

意识回归,江江却迟迟不愿意睁开眼,她执拗地闭上双睑,妄图用这样的方式将阿娘留住,可醒了……就是醒了,无论她如何努力,也再看不见阿娘的影子。

阿娘所说的狼崽子,是大煜朝的天子,而她的阿娘江氏,是大煜朝天子的乳母。

本文提供:酒晚卿的这部言情小说小说给人的画面感很强,尤其是主角江江夙淮,在各种喜怒哀乐的加持下,变得更加饱满生动,栩栩如生,情节跌宕,文笔绝佳,值得推荐。自十七岁登上帝位,九殿下这一称谓已随着先皇的离世埋入时光,隔了两个四季......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luanrenchui.com/dushibook/7958.html

都市小说吧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免费试读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