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子逍遥录完结大结局-傅小官虞问筠怎么了

作者:堵上西楼 书名:才子逍遥录 来源:掌中云
才子逍遥录完结大结局-傅小官虞问筠怎么了

《才子逍遥录》

宣历八年,五月初五,端午,晨光微曦,天青云浅。

傅小官已经起床,来到了院子里。

他在那颗老榕树下站定,默默的吐纳十息,然后跨步,挫腰,提拳……

这是一套军体拳,动作自然规范,标准无丝毫偏差,只是因为这具身体太弱的原因,行拳并不快,更没有森然拳意——看起来就像是市井所言的花拳绣腿。

傅小官徐徐而动,却是正好调理这身体。

无论是肌肉骨骼还是韧带,这身体实在……太差,好在才十六岁,虽然还是晚了很多,但他相信经过两年的调理,应该能达到前世一半的水准。

春秀更加愕然。

以前少爷睡觉可是要到自然醒的,但这两天少爷都是天光微亮就起来了,然后在这老榕树下打一趟拳,再围着院子小跑几圈。

对,初三那个早上少爷跑了八圈,昨天早上少爷跑了十圈,今早理应会跑得更多吧。

这些天少爷极少说话,只是初二那天忽然问起当初救他的时候,有没有捡到一个黑匣子。

春秀是不知道的,后来去问老爷,老爷不明所以,但还是安排人又去找了找,却并没有找到,少爷想了想,也就没有再提。

少爷自那事以后,真的变了个人似的,除了对吃的要求,别的,都极为不同。

比如,他再没有要春秀为他穿衣洗漱。

比如,他天天都要洗澡,并不再让春秀为他搓背。

再比如,他晚上总是晚睡,就着灯火,居然在看《三朝诗词纾解》,偶尔会笑笑,或者说两句春秀听不懂的话。

比如:历史……这或许就是平行时空了。

又比如:看来我可以在这个世界愉快的生存下来。

春秀坐在一旁绣花,听着少爷翻书的声音,觉得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定。但听到少爷的自语,却又稍许有些紧张——少爷的脑子被硬物击打,极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,这言语并未在府上流传,但她还是听到了一些风声。

从丁护院的嘴里听来的,丁护院说他是从赵掌柜那听来的。

这让她很不舒服,虽然少爷确实与以往有些不同,但她却觉得现在的少爷更好——这话她自然不敢说,可自己的少爷无论如何她在心里也是护着的。

至少现在的少爷没有再跑出去喝酒了,没有吆五喝六的欺负街上的弱女子了,甚至这几天连门都没有出,还看起书来。

看书,这是很高尚的事情,至少在春秀的心里,这就是少爷应该做的正经事。

老天爷保佑,少爷这是被打醒了,以后,傅府能够继续好下去,她这种为婢女的也能有个善终。

傅小官打了两遍军体拳,身子活动开来,微微有些发热,他开始绕着院子的回廊慢跑——一圈差不多四百米距离,十圈四千米,身体疲倦感很强,差不多也是目前的底线了。

这处院子是属于他的,除了春秀,原本还有十个护院,曾经他的跟班,欺男霸女的依仗,现在都被他暂时安排去了外院。

他不喜欢人多,倒不是嘴杂——这些护院在他面前也不敢说什么,就是以前养成的习惯,刺杀这种事情领了命令独自策划独自执行,于是就这么独自惯了,一时半会还没法改变。

以后还是要改变一下,毕竟世界都不一样了。

傅小官一边慢跑一边想着,抬眼便看见傅大官从月亮门走了进来。

他挥手向傅大官打了个招呼,并没有停下脚步。

傅大官愕然楞了两息,春秀迎了上去,他指了指傅小官,问道:“我儿……”

春秀道了一个福,躬身回道:“回老爷,少爷如此这般已是三天……老爷不在家,奴婢无法告知。”

春秀稍顿,又道:“少爷说,这身子骨太弱,需要锻炼,少爷就是这般锻炼的。”

傅大官看着傅小官的身影,胖乎乎的脸露出了笑意。

他一手捋着短须沉默片刻,问道:“少爷还有何异样?”

“少爷他……晚上看书至深夜。”

傅大官顿时一愣,忙又问道:“看的何书?”

“看过论语,中庸,诗经。”

傅大官皱了皱眉头,“三个晚上看了三本?”

“回老爷,不是三个晚上,而是……两个时辰,另外,少爷……不是看。”

“那是啥?”

“是……翻,少爷翻了那些书,只是偶尔会停下看片刻。少爷看得最多的是《三朝诗词纾解》,奴婢见少爷已经看了此书两个晚上。”

傅大官想了想,低声吩咐道:“少爷身体尚虚,要劝他早些休息……至于看书,随便看看就已经很好了,切莫认真,认真伤神。”

“是。”

春秀没有说自己劝过少爷,但少爷并不听劝。

少爷说,没到凌晨一点,哪里睡得着。

凌晨她明白,一点她不知道,而后她知道了,大约是子时末丑时初。

“少爷这两天饮食如何?”

“比以往强了许多,早上一碗小米粥,配一个煎蛋一个煮蛋还有时令小菜三道馒头两个。中午一碗米饭配三荤两素一炖汤,晚上与中午一样,只是菜品变化……少爷说,等老爷回来,在少爷这院子里另外弄个厨房,这样更方便一些。”

傅大官点了点头,又看向傅小官,他的眼里甚是疑惑,疑惑于儿子的变化。

自己的儿子原本什么样子他这个当老子的当然门清,这几天为了将前面那事儿的隐患彻底消除,他一直在奔波,目前看起来那贵人似乎不会再追究了,这让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可儿子这突然间开始锻炼,甚至还看起书来……这让傅大官的心又有些颤巍巍的抖动。

这是好事吗?

难道那一敲把儿子敲开了窍?

但愿吧,至少现在看起来,儿子没有变傻的倾向,这就很好了,至于其他的……那就随他折腾吧。

拿定主意,傅大官对春秀说道:“他这跑完,早餐就不送过来了,叫他去我那吃。”说着他四处望了一眼,又道:“既然我儿想弄个厨房,呆会你去找找大管家,他昨儿个已经回来了。”

春秀应下,傅大官又看了看傅小官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十圈跑完,傅小官接过春秀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把汗,又接过春秀递过来的温开水,喝了一大口,在院子里随意走了走,便向旁边的澡房走去。

春秀已经放好了热水和换洗的衣物,对傅小官说道:“老爷说,呆会请少爷去前院用餐。”

傅小官点了点头,进屋,关门,躺在木桶里,觉得这一切真的不错。

前世好友曾经问起自己一个问题:当不了一辈子的兵,退役了有什么想法?

他的回答是:寻一处山水地,有草庐一间,良田一亩,鱼塘一处,忙时种田,闲时钓鱼,如此,一生。

文青!

他笑了笑。

他是真这么想的,杀了不少人,他觉得很累,心累。

如今这个愿望貌似就这么达成了,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,虽然精神上还没有完全的舒展,但这些天的晚上至少没有再失眠,甚至一觉醒来未曾有梦。

有一个真心疼他的爹,有一个言听计从的丫头,有一个未曾谋面的母亲,当然,作为临江城的大地主,他肯定有很多的田地。

这很好。

至于怡红楼的樊朵儿,他自然是没有在意的。

但是记忆里那惊鸿一瞥的白衣女子却无比清晰,确实很美,嗯,就这样。

傅小官心里毫无波澜。

……

地主家的宅院很大。

地主家主宅的饭厅也很大。

傅大官坐在上首,二夫人齐氏坐在左首,傅小官随意的坐在傅大官的对面。

这仅仅是因为距离傅大官稍远一些,当然并不是傅大官作为父亲的威严,而是因为傅小官意识里还是对这个父亲的陌生,本能的选择了这种距离。

对此,齐氏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傅大官不以为意。

饭菜已经上桌,一家三口……傅小官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三口,傅大官和蔼的看着他一笑,说道:“用餐。”

傅小官自然没有客气,他端起碗便开始吃了起来,齐氏又皱了皱眉头,因为傅小官的吃相不太好看。

傅小官习惯了吃饭速战速决,并没有注意到齐氏的表情——就算看见,他也并没有要改变的想法。

吃自己的饭,让别人说去吧。

“今儿端午,我呆会会去各个农庄走走……儿子,有没有兴趣跟爹一起去瞧瞧?”

如果是以前的傅小官当然是拒绝的,那些泥土杆子有什么好看的?

有这时间不如去怡红楼听听樊朵儿唱曲儿。

齐氏自然也以为这不成器的败家子会和往年一样,却没料到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。

“好啊,我也想出去走走。”

齐氏愣了一下,傅大官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儿啊,这些以后都是你的……”

“咳咳!”齐氏咳嗽两声,站起身来,淡淡的说道:“我吃好了,老爷您早去早回,我约了李神医,得开几副安胎的药才好。”

傅小官这才打量了一眼齐氏,雍容华贵,容颜尚好,颇为骄傲,腹部微微隆起,目测应该有五六个月了。

齐氏迎着傅小官的目光,也笑了起来,“小官啊,你希望有个弟弟还是妹妹呢?”

傅小官一乐,“弟弟妹妹我都要。”

这是真心话,前世父母早去,他就是点娘一孤儿,而今有了家人,他是真希望能够多一些弟弟妹妹,哪怕不是同母,他也一定会照看好他们。

齐氏转身,脸色阴暗。

“这傻小子……莫非真的转了性子?”

本文提供:傅小官虞问筠是作者堵上西楼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,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,是堵上西楼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。那么傅小官虞问筠的结局如何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宣历八年,五月初五,端午,晨光微曦,天青云浅。傅小官已经起床,来到了院......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luanrenchui.com/dushibook/7844.html

都市小说吧才子逍遥录完结大结局-傅小官虞问筠怎么了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