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在哪可以免费看

作者:葑夏 书名: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 来源:麦子云
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在哪可以免费看

《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》

那杨家小姐就是他喜欢的姑娘,他本可以不救她。他为何要救她,她居然欠了他一条命太可气了。心里愤愤不平,鼓着个腮帮子。看着眼前的香在眼前烧完,无力的垂了垂脑袋。

大清早起来就听到外面乱混混的,今晚一夜无梦睡得还算可以。沫妍穿好衣服刚准备唤甜儿,突然想到她们昨天晚上换班。今天伺候她的好像是叫春雅和俞铃,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。

“春雅,外面发生了何时?”她试探性的叫了叫。

一个亮丽的女音从屋里传了出来:“回少夫人,是园工来了。在外面修剪院子,吵着少夫人了。我告诫他们,让他们小声一点。”

“无碍,进来替我梳妆。”沫妍看着一觉之后乱糟糟的头发,眉头不由的皱了皱。她自小到大都是下人替她梳妆打扮,她至今连头都不会梳。

更别说盘发髻那么复杂的事情,她坐在梳妆镜前静等春雅进来。春雅推门从外面进来,是个很小的姑娘。看起来估摸十一二岁,梳着垂头髻。

这小丫鬟个头小声音反倒很亮丽,沫妍坐在凳子上与她一样高。确切的说比她还要高一些,春雅那起梳子给她梳头:“少夫人的头发可真好,又柔又顺直。”

“少夫人今天想梳个什么样式的发髻?双刀髻如何?”

沫妍点点头,什么样式的发髻都可以。她讨厌复杂,越简单的发髻样式他越喜欢,沫妍低着头任由春雅在她头上自由发挥。

梳妆完毕后沫妍推开门,下了一夜的雪地上一片雪白。园工在院子里修剪花枝,地上一片红梅的残枝。有一株开的最好却被剪掉了,她朝俞铃指了指那株红梅。

“把它找个花瓶安放在屋里。”

“是,少夫人。”俞铃捡起花枝找了个好看的梅花瓶,把花插在花瓶里。梅花与梅花瓶看起来真是格外的应景,她把瓶子放在屋内的桌子上。

靠近嗅了嗅,清香怡人心情都变好了。沫妍打算去府内走走,刚走过长亭就看到小戚背着云彭从长廊飞奔而过。正好撞个对面,云彭闭着眼脸颊发红。

沫妍用手背碰了碰云彭的额头:“这么烫,俞铃快去叫大夫。”昨日不是才换了床褥么,怎么今日就生病了。

“少夫人已经请了大夫,大夫马上就来。”

小戚刚要把他背到书房,她连忙拉住小戚:“去我房间,我房间暖。”到房间后下人把云彭抬到床上,沫妍遣春雅去打了盆凉水。要马上给他降温才可以,是不是他昨日开窗了。

她看着小戚:“是不是他昨日开窗睡了?”

小戚连忙低下头不敢抬头看她:“回少夫人,是。”

她就知道,刚来府中第三天他就生病了。要是让爹娘知道,回来指不定怎能说她。她是不在意,可筱筱是她身边的大丫鬟。向来是主人有错,奴婢受罚。

云家向来是世代单传,定是不会轻饶了她们。到时候别说筱筱会受罚,就连春雅她们也会连同一起。

春雅把凉水打来,沫妍把帕子丢在凉水里。手刚伸到凉水里都直接想哆嗦的拿出来,好凉。就好似把手放到冰块中一样,她把帕子浸透从水里拿出来拧干。

“少夫人,这些交给我们来做就好了。您身份尊贵,怎么能做这个。”

“都退下,把窗户打开散热。”她把冷掉的布条放在他的额头上,不过片刻就暖热了。她连忙把暖热的布条丢掉水里,手刚准备探进盆里。

就被一双灼热的双手握住,冰凉的双手瞬间变暖和。她转头看着刚醒过来的云彭,想要把手抽回来他握的越发的紧了。

“松开,你抓着我我怎么洗帕子?”

这种下人的活怎么能让她做,那些下人真是越发的胆大了。水那么冰外面又那么冷,要是冷病了怎么办:“来人,都进来。”

二十几个下人低着头,有男有女起齐齐的站成一排:“少爷。”

“你们居然让少夫人做这些,各自去领二十大板。还不快去!”那些下人先是抬头一愣,随即低下头齐齐的走出去。

她看他是真的动怒了,本就是她要做的与那些下人无关:“都站住,是我自己要做的。与他们无关,你就饶了他们。”

见她一个劲的朝他摇头,他还是不忍:“今日就看在夫人的面上饶了你们,若有下次绝不轻饶。”

本文提供: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小说简介:小说主角是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葑夏写的一本古代风格的小说,善用伏笔,使人回味无穷,极佳好文。值得推荐。那杨家小姐就是他喜欢的姑娘,他本可以不救她。他为何要救她,她居然欠了他......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luanrenchui.com/dushibook/33562.html

都市小说吧娇妻难宠:相公莫心急在哪可以免费看相关文章